二维码
七七商网logo图片

客服QQ二维码

张家慧 判决(张家慧判决书里的秘密省高院副院长的敛财判案潜规则)

   日期:2023-01-26 00:38:22     浏览:6    

想必现在好多人对于张家慧 判决这方面的内容都很感兴趣,现在周先生就为大家收集了一些关于张家慧判决书里的秘密省高院副院长的敛财判案潜规则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张家慧。图片/人民法院报

据张家慧案一审判决书,2019年5月31日,海南省纪委监委专案组人员将张家慧带至省纪委监委第二办公区谈话室,当天对其进行了留置。审查调查期间,经组织反复教育,张家慧坦白了部分组织已掌握的受贿犯罪问题,后主动交代了组织未掌握的其他受贿犯罪问题。

张家慧通过哪些人受贿?

公开资料显示,张家慧生于1965年,重庆万州人。她早年学的英美文学,1988年才改学法律;在西南政法学院(现西南政法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后,曾在家乡法院短暂工作。

张家慧丈夫刘远生。图片/新京报我们视频

移居海南12年后,2004年9月,张家慧调入海南省高级法院,出任审判监督庭副庭长。从判决书披露的情况看,这里是张家慧受贿生涯的起点。

比如2013年,海南省政协委员、海南金裕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洪娟找到刘远生,请张家慧关照其代理的一起合同纠纷案,事成后送了刘远生20万元。2016年,海南省政协委员、商人詹汉钦找到刘远生,希望张家慧为其弟弟的股权纠纷案提供帮助,如愿后,詹汉钦给了刘远生10万元。

2020年1月,海南省政府官网转发免去刘远生省政协常委职务的决定。海南省政府官网截图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3月,张家慧、刘远生办理了离婚手续。但两人此后似乎并未分居,刘为张充当行贿、受贿中间人的角色也未改变。比如2018年,一位律师通过刘远生向张家慧请托,刘远生两次收钱后都告知了张家慧;2017年后,张家慧几次受贿并把钱放到家中的保险柜内,之后让刘远生处理。

从张家慧、刘磊等人的证言来看,张家慧对这个外甥非常信任,有时刘磊不与张家慧商量,就可以答应为请托人办事并收钱。比如2018年,一名行贿掮客给了刘磊50万元,希望张家慧在一桩合同纠纷案中帮忙。刘磊应承下来后才告诉张家慧,张家慧也为此与承办法官打了招呼。

刘远生、刘磊之外,为张家慧与行贿人穿针引线的还有其下属、前下属。

海南高院退休法官张明安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角色。判决书显示,2006年张家慧第一次受贿,彼时,她刚担任海南高院民一庭庭长不久。而张明安正是那起请托案件的二审承办法官,合议庭后来根据审委会和张家慧的意见,形成了有利于请托方的判决。

2016年,已经退休的张明安开始为张家慧与行贿人牵线。判决书显示,张明安为亲家母黄银娥向张家慧请托,以解决黄公司的一起借贷纠纷,事成前后送了两次钱,共计120万元。

哪些律师曾向张家慧行贿?

多名律师中,履历最丰富、与张家慧接触最多的律师之一为涂显亚,今年56岁,土家族。依据涂显亚担任独立董事的海南海汽运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早在1988年,涂就担任原海南中级法院经济庭审判员,4年后下海做起了律师。张家慧案发前,涂显亚已是海南方圆律师事务所主任、海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海南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主攻债权债务、合同法、公司法等领域。

另一名参与行贿的海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为吴镇,海南省文昌市人,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律系。海南大华园律师事务所官网显示,这名“70后”律师为该所主任、首席合伙人,还曾获得海南省优秀律师、海南省诚信律师等称号。

向张家慧行贿的37人中,有18名律师。图片/新京报动新闻

据一名与丁馨同级的西南政法大学校友回忆,大学时期,丁馨是个“非常淳朴的小女孩”,到海南当律师后“据说很发达”。另一名以企业主身份行贿的律师邱代伦也是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生,据上述西政校友回忆,邱代伦不时会被母校请回演讲,给人留下的形象“也是刚直不阿,从来不拉关系”。

或许因为校友的关系,张家慧与一些律师的关系较为亲近。

判决书显示,2013年至2019年,涂显亚连续七年春节到张家慧家拜年,张家慧从海口佳宝花园搬到水云天小区,涂显亚也跟着过去。每次拜年,涂显亚都会送上20万元,累计140万元。但2016年之前,涂显亚并未向张家慧请托案件。

2017年下半年,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的律师丁馨也曾请张家慧关照其代理的案件,后裁判结果部分支持了丁馨当事人的诉求。据判决书中的丁馨证言,2018年下半年,张家慧约丁馨喝茶时抱怨法官难当、收入低,丁馨立即明白,张是不满其没有表示感谢。几天后,丁馨给张家慧送去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10万元。

除了这些本就与张家慧相识之人,其他律师想要搭上张家慧这条线并不容易。

比如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童天行,认识张家慧前,他与刘磊就是朋友。据判决书中刘磊的证言,早在2013年,童天行就曾通过刘磊送钱,请张家慧关照其代理的案件,但裁判结果并不如愿。这件事后童天行并未要求刘磊退钱,为后续请托留下了余地。

2017年,童天行再次通过刘磊请托张家慧,并送去5万元好处费。这一次,他终于在刘磊的介绍下结识了张家慧,此后经常与张家慧一起打麻将。

一段网传视频中,张家慧在打麻将。图片/新京报我们视频

海南律师廖哲韬是通过海口中院民二庭副庭长李燕结识张家慧的。李燕是廖的湖北老乡;2014年,张家慧曾向李燕打招呼,要其关照一个案件。

据判决书中的李燕证言,2019年3月,李燕安排了一场晚宴,以介绍廖哲韬夫妇结识张家慧;李燕还称廖哲韬妻子家有个案件在海南高院,希望张家慧关照。据廖哲韬妻子的证言,2019年4月,她开着一辆红色奔驰车,把两个装满钞票的拉杆箱送到张家慧居住的水云天小区。2019年7月,廖哲韬再次约李燕吃饭,并向李燕支付了此前宴请张家慧的费用1万元。

判决书显示,廖哲韬的行贿金额在律师中排名第二,达到300万元。

张家慧收了律师多少钱?怎么收钱?

判决书显示,张家慧被认定的60多起受贿犯罪事实中,仅2起涉及的请托案件为离婚官司,其他绝大部分为商业案件,标的额从200万元到数亿元不等。在北京律师范辰看来,此类商业案件标的额足够大,涉案人才有行贿的动力。

在30起行贿人为律师的请托案件中,律师代理费从6万元至1200万元不等,且近半数案件的律师为风险代理——案件裁判结果出炉前,律师仅拿很少的代理费;案件裁判结果出炉后,律师再按法院裁判金额、实际执行金额的一定比例抽成。这种代理模式,有时会让律师产生更大的胜诉动力、行贿动力。

比如海南方圆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永涛代理的一起债务纠纷案,委托双方约定按执行到案款的30%支付代理费。判决书显示,李永涛通过刘远生给了张家慧50万元,自己最终拿到1022.7万元风险代理费。

就像影视剧中的情节,不少行贿行为发生在相对私密的场所,比如张家慧、刘远生居住的水云天小区会所、水云天咖啡厅等。

公开资料显示,“水云天”是海南唯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地产项目,这家公司由刘远生注册成立并实际控制。2005年前后,张家慧刚刚调任海南高院不久,刘远生便携“水云天”项目进军房地产业。

根据2019年11月张家慧案联合调查组发布的通报,刘远生曾将水云天小区一栋滨湖建筑的一层、二层作为公司办公室,并在三层设置会客厅、餐厅等,不对外营业,张家慧、刘远生不时在此宴请客人。判决书也多次提到,张家慧在会所内与人打麻将。

多起行贿行为的发生地水云天小区。这里也是刘远生多家公司的注册地。图片/新京报我们视频

除了水云天小区会所、水云天咖啡厅等,张家慧本人偶尔会在酒店停车场、茶艺馆停车场、饭店甚至路边接受贿金。

判决书显示,2013年,张家慧为律师王琳的一起合同纠纷案提供帮助,事成后,王琳约张家慧吃饭,并给了张100万元。张家慧司机的证言称,那天他在饭店停车场内等待张家慧,王琳先在汽车后备厢放了一个纸箱。纸箱里实际就是贿款。

判决书还显示,2017年,律师张阜将一笔20万元的贿款放进黑色纸袋,通过一名法官中间人,以“土特产”的名义送进了张家慧在海南高院的办公室。

不仅张家慧本人,少数请托案件的承办法官也会收到行贿款。比如2018年的一起股权转让纠纷案中,海南高院承办法官徐正伟称刘磊给过自己一个行李箱,里面装了100万元现金,但其他当事人证言中均未谈及此事。2017年的另一起股权转让纠纷案中,海南高院法官吴素琼按照张家慧的嘱咐,支持了涉事公司的查封申请,刘磊送给吴素琼30万元,但事后吴素琼将钱退回。

依据张家慧供述、刘远生证言等材料,有9笔、共计1010万元贿款被放进了张家慧家的保险柜,主要用于“水云天”项目的开发或家庭日常开支。此外,刘远生收到的部分贿款,张家慧让其自己处理;刘磊收到的部分贿款,也按照张家慧的意思自行保管或使用。

张家慧如何影响案件裁判结果?

比如2013年,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下称“海医附院”)的两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判决书显示,2012年底,张家慧收了100万元,受海医附院代理律师王琳请托干预此案。当时案子正在海南高院二审,张家慧要求承办法官到其办公室听取处理意见,以最大限度减少海医附院的财务负担。

依据案件承办法官、合议庭成员证言,法官们对两起案件形成了两种不同意见,其中多数意见为驳回海医附院上诉。但张家慧并不同意,要求合议庭按照她的意见重新合议,并报其审批。最终,两起案件在张家慧的干预下做出裁判,相较于一审,海医附院少支付工程款及违约金约1320万元。

2015年4月,张家慧做客海南某法治节目。图片/人民法院报

为了帮人办事,一些案件被提上审判委员会讨论时,张家慧也会以审委会成员身份发表有利于请托方当事人的意见。

此外,张家慧还试图对一些案件施加影响,但由于案件承办法院领导、承办法官的拒绝,最终没有成功。

比如2017年,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有一起案件在三亚中院二审,张家慧受到金螳螂公司请托后,要求时任三亚中院副院长陈恒、院长李庆关照。陈恒、李庆的证言显示,他们在电话中答应了张家慧的要求,但实际并未向合议庭成员打招呼或过问此案。最终,该案二审驳回了金螳螂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除了这种表面答允的情况,也有案件承办法官直接拒绝张家慧的“关照”要求。比如海南高院法官祁永杰、海口中院法官郭朝阳、海南高院法官刘彦贵等。

判决书显示,2016年,南通长城建设集团公司海南公司两次托请张家慧关照相关案件,张家慧找到刘彦贵后均遭拒绝。刘彦贵第二次向张家慧表达不同意见时,“感觉张家慧不太高兴,但没明确反对”。

公开信息显示,刘彦贵曾任海南高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副庭长、海南高院执行局处长。在张家慧案涉及的多名法官中,他是最具冲突性的一人。判决书显示,2013年至2017年,张家慧曾5次向刘彦贵打招呼,请其关照受请托案件,刘彦贵的表现不尽相同。

比如2013年的海医附院案件中,作为承办法官的刘彦贵被张家慧叫到办公室,并按照张家慧的要求重新合议了案件。但在2016年与南通长城建设集团公司海南公司相关的案件中,他两次拒绝了张家慧的请托。

2017年,张家慧再次找到刘彦贵,要求其在陕西省建筑路桥工程公司的合同纠纷案二审时关照该公司。这一次刘彦贵没有明确拒绝,将案件发回重审。

到了2018年,刘彦贵开始为张家慧介绍请托对象。那年上半年,他帮一家公司及其代理律师找到刘磊,通过刘磊给张家慧送了50万元,请张关照请托人的案件;下半年,刘彦贵又为律师朋友胡田牵线,通过刘磊送给张家慧30万元。

12月4日张家慧案一审宣判当天,张家慧诈骗案的被害人代理律师接受新京报采访。图片/新京报我们视频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0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c)2015-2030 版权©七七商网 77b2b.com版权所有

赣ICP备2021011510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