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七七商网logo图片

扫一扫关注

疫情期间货船为什么还不停,上海疫情封闭对港口航运的影响

   日期:2022-09-01 13:29:31     浏览:3    

相信目前有很多人对于疫情期间货船为什么还不停都比较感兴趣,如今小桃也是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关于上海疫情封闭对港口航运的影响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上海近期疫情形势严峻。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上海港)的所在地,上海集装箱货物的运作受到直接影响。

根据上海路运管局发布的通知,从3月29日起,上海口岸入境运输涉及的集装箱车辆必须持有上港集团发放的电子防疫通行证,获得通行证的条件是集装箱货车司机(以下简称货车司机)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24小时内抗原检测阴性证明。

多位货运物流公司员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上海封闭期间,集装箱卡车货运基本处于“半瘫痪状态”,车辆很难进入上海,即使进入也很难出。

林浩(化名)是一家大型国际航运公司的职员。他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自己公司的大部分业务已经停滞。“许多集装箱堆场人员(用于移交和保存集装箱的地方)和卡车司机被封闭在他们的住所,导致缺乏运输空集装箱的车辆。货场只能完成基本的业务如集装箱提升和返回”。

省际运费收取受阻。

据了解,率先封控的浦东、浦南及邻近地区,是上海仓库、物流企业集中的区域。是上海国际航运和贸易中心的核心区,上海港集装箱码头3354外高桥港区(上海港的深水港区,以第三代、第四代国际集装箱为主体,内外贸结合)和洋山港区等重要物流枢纽均位于浦东。

作为全球最繁忙的港口之一,上海港2021年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700万标箱,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根据上海集团的通知,除了极端恶劣的天气,香港所有生产单位保持24小时工作。

上港集团4月2日发布公告称,根据内部数据监测,目前上海港运行平稳有序,2021年上海港靠泊效率远好于整体水平。3月28日以来,上海港集装箱船舶平均靠泊时间不足24小时,集装箱船舶平均靠泊时间不足10次。上港集团强调,码头生产经营正常,集装箱船舶不存在拥堵现象。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虽然这次没有封港,但货运效率仍然受到很大影响。多位航运从业者向《中国新闻周刊》反映,疫情导致港口工人和货车司机进出比以前顺畅,导致货代延误。同时,上海港的货源大部分来自长三角,而非上海本地工厂,上海的货运司机也很少,因此集装箱货车的省际货运受到直接影响。

上港集团下属江苏片区公司负责人张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集团目前实行人员闭环管理,港口船舶仍在正常停靠和停靠。但受疫情影响,集装箱运输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拖累。

林浩的公司位于浦东。他在4月1日下午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目前还没有收到解封通知,公司的大部分集装箱检查员和货车司机还被封在住处,很多工作还处于停滞状态。

“货场很多工作需要现场操作,比如开高起车(各种轮式搬运车辆)、卡车拖车等。”林浩说,目前货场缺乏拖车人员,导致很多进口空箱被困在码头无法及时拖到货场,或者即使拖到货场也无法进行检查和维修。

“公司目前堆场的集装箱库存和人力勉强可以支撑出口需求,但如果继续封箱管控,可能会出现集装箱短缺。另外,检修时需要提前从外地(国内)采购材料。现在一些料场缺少焊接材料,即使有人力也无法检查维修。”他说。

作为流行病

浦东一家货运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其实,货车司机核酸证书阴性是不够的。许多社区现在被封锁,居民无法出行,包括卡车司机。另一位家住浦西的海运货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从3月28日开始就被隔离在家,无法收货。

不过,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龚建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上海集装箱运输受影响不大。现在更多的问题是,离开上海后,尤其是长三角很多地方,直接建议上海来的车辆返程。

据了解,从3月28日开始,江浙沪皖高速出口升级上海车辆管控措施,铜陵、诸暨、镇江、丹阳等地直接劝返,仙居则在实施高速后直接隔离货车司机离开上海。

林浩的公司在太仓有一个集装箱。据他所知,3月28-29日,货车司机仍可往返上海。到上海后,他会先送集装箱,然后做核酸检测。只要检测结果是阴性,他就可以回太仓。但是现在太仓的货车司机去不了上海。

航运网主编、航运行业分析师王海表示,疫情遏制措施必然会对集装箱运输和集装箱周转产生一定影响。一些集装箱航运公司也采取措施减少停靠上海港的船只数量,并暂停市区仓库的运营。

较低的效率可能导致港口拥挤和集装箱吞吐量下降。他说,“目前上港集团正全力保障24小时运行,货车司机通过核酸检测继续工作。”

张洋预计,集装箱启封需要一段时间,“至少3-4周”。

陆改水工程和铁路工程减轻了公路货运的压力。

“这次封港对上海港口和物流的影响主要集中在陆路集疏运方面,尤其是集装箱卡车运输。上海和上港集团开通集装箱货车司机绿色通道后,我认为这种影响是有限的、可控的。”龚建伟说。

他说,整个港口的集疏运系统一般分为陆侧和水侧,陆侧主要包括公路和铁路。目前上海港的船舶很少出现“跳港”(即在周边港口上下车不停靠上海)的情况,封锁管制对公路运输的影响最大。

据悉,一个货代在上海口岸排队取箱需要几个小时;排队后去工厂打包,装一个集装箱要几个小时。这一个。

流程下来,至少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即便装箱成功,在公路运输的过程中,还会遇到很多关卡,每个关卡都会有相关人员进行抗原筛检,而1次抗原检测最快也要十几分钟。每个司机都需要十几分钟,就会导致集卡车辆的堵塞。

另外,工人进入工厂装卸货物,货源和集卡司机都需要进行抗原检测,这些都可能导致公路运货效率大幅下降。

“随着各地防疫政策收紧,集卡运输耗费的时间成本越来越高。”张扬表示,例如,传统集卡运输车辆从上海“背”空集装箱,到南京、镇江等地装箱再运输,这中间必定要过无锡、苏州、常州等地,由于各地疫情状况不一,货运车辆可能因此而受阻。

为缓解因疫情影响造成的上海港公路运输资源紧缺压力,上港集团推出集装箱“陆改水”服务,覆盖上海港洋山片区、外高桥片区各码头至长江及长三角区域相关港口。

除了陆运,到上海港的集卡运货方式还有铁路运输和水(船)运,后者包括长江航道、苏南和苏北一些河道运输。张扬说,因为目前公路卡车运输相对比较困难,上港集团推出的“陆改水”、“陆改铁”运货模式,可以减缓货物运输的压力。

水运的优势在于,属于闭环体系作业,运货人将集装箱运送至码头时无需下船,而且1条船1次可以运输两三百个集装箱。

龚建伟表示,“陆改水”、“陆改铁”是在尽量弥补第三方集卡运输的不足。此外,上港集团同时推进海铁联运,通过铁路运输方式到达上海港的集装箱堆场(主要是芦潮港),然后由上港集团内部的集卡来运输货物,不需要外部司机介入。

解封后,影响短期内仍会持续

“尽管实行了封控,但为了保障供应链稳定,上海港保持24小时作业,目前整体上船运正常,上海港近期集装箱日均吞吐量保持在14万标准箱。”航运行业分析师王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林昊看来,这次封控对整个航运行业的影响是肯定的,但具体影响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好判断。他说,从上海港出口的货物应该有五分之一是从国内其他地方运进来的,上海封控后这些货物就很难从上海港出口,需要从其他港口出口。

“通知封控的时候比较匆忙,通知完,第二天就实施封控了,没有给集装箱堆场这边预留时间准备,比如运送一些生活物资、准备床铺、洗浴的地方等。”林昊说,他所在的航运公司大部分工作人员都被封控在上海各地的居住地,一些留守在单位和堆场的同事,生活物资和洗漱都成问题,有的人连休息的床铺也没有。

林昊说,现在还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没有能替班的工作人员。之前堆场的工作一般是24小时不停歇,现在一天只能工作一半时间。

张扬表示,目前上港集团是完全闭环管理,实行专班制,有的工作人员在码头已经连续工作了一二十天,住在码头的公司宿舍。其实从2020年疫情开始就已经是这种生活状态了,很多码头工人都是2-3个月才回一次家,下船后需要做核酸检测,居家隔离,休息一小段时间,1个月之后再上船。“现在上海封控期间,船员的替换率很低。”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马士基、中远海、赫伯罗特、长荣和美森等多家船公司相继发布业务调整通知。马士基表示,由于上海浦东和浦西地区在4月5日前全面封控,进出上海的卡车运输服务将受到30%的影响。该公司认为,封控管理“将会导致运输时间拉长,绕道和使用高速公路的费用等运输成本有可能会上升”。

“不止马士基,很多其他的船公司都会受到影响。”张扬说,上海相当于一个大的基站,里面积攒了很多货物需要进出,只靠水运或者陆运,都不可能100%完成。现在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公路运输出现堵塞和停滞,这势必会影响很多货物的进出。

实际上,疫情以来,集卡货运的费用一直都在高位,这可从海运龙头企业中远海控(601919.SH)去年的财报中窥得一二。3月30日,中远海控发布的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去年公司总体经营业绩、集装箱航运业务收入和货运量均创历史新高。公司实现息税前利润1315亿元,其中集装箱航运业务息税前利润达到1277 亿元。

“从巨额利润也能看出,这个市场过去一段时间有多疯狂。”龚建伟说,原因有很多,主要还是整个物流供应链不顺畅。其实整个集卡运输费用的高点已经在慢慢往下走了,但相较历史价格而言,仍在高位。他认为,这轮封控可能会小幅抬高运价,但不会出现大幅上涨。

此前通告显示,4月5日3时,浦西会解封。不过有分析认为,不太可能一下子全部打开,应该是根据各个区域不同的病例数目,分级分区域逐步解封。在实现社会面动态清零之后,还需要一个缓慢的解封过程,个别区域或许还会出现零星反弹。

“上海的很多集卡是往来长三角的,目前江苏、浙江、安徽三省由于上海疫情影响也相应提升了防控力度,对集卡在高速公路等处的通行政策尚不统一,缺乏统筹。”王海建议,长三角地区在应对疫情中的货运通畅方面可以多沟通协调,争取探索核酸检测报告和通行证明互认,政策统一起来。

相关问答:封控下的上海港:船未堵但货难运,这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这个损失在短时间内难以衡量,因为很多货船可以正常通行,个别货船会出现堵塞的情况。

在上海地区实行全域静态管理之后,上海港的各种集装箱的运作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为了进一步保证这些集装箱和货船可以正常工作,上海港已经实行了24小时作业的方式,同时也在进一步舒缓上海港的各个集装箱的吞吐工作。

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这是关于上海港在上海疫情情况之下的工作问题,因为上海港本身的货运吞吐量比较大,每天都会有至少14万个集装箱需要操作。在上海地区防控新冠疫情的时候,上海港的部分集装箱没有办法正常配送,虽然很多货船并没有堵塞,但集装箱的配送速度有所减缓。

这个损失在短时间内难以衡量。

之所以会这样说,主要是因为上海港的集装箱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各个集装箱背后的订单的情况也不一样,所以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梳理出上海港的具体损失情况。因为上海港本身有着各项基础业务,除了传统的集装箱业务之外,其他业务也可能会受到疫情防控工作的影响。也正是为了进一步保证货物可以正常吞吐,上海港的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加班工作,通过这样的方式保证货船的正常停靠与驳接工作,同时保证集装箱的吞吐工作。

希望上海地区能够尽快战胜新冠疫情。

上海地区的新冠疫情不仅对上海港的货运情况造成了影响,同时也影响到了很多人的正常工作与生活。对于上海地区来说,虽然上海地区已经实行了权益静态管理的基本措施,但这个措施需要每一个上海市民积极参与,我们也需要用团结力量来共同抵御新冠疫情。

相关问答:疫情封控下的上海港,船未见堵但货难运,相关人员的生活是否能得到保障?

相关人员的生活可以得到保障,而且上海港本身也在正常运营当中。

对于上海的情况来说,因为上海已经执行了全域静态管理的措施,这也进一步导致很多人的工作与生活受到了适度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市民在参与工作的过程当中需要提供24小时和48小时的抗原检测证明,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响应新冠疫情的防控工作。只要能够提供相关核酸证明或抗原证明,上海港的很多工作人员可以保证正常工作与生活。

上海港出现个别货船受阻的情况。

我们要知道上海港本身就是全球范围内最繁忙的港口之一,在上海地区实行全域静态管理之后,因为有些工作人员没有提供相应的核酸证明,所以工作人员的工作受到了适度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上海港口的个别货船出现了受阻的情况,好在很多货船及时得到了工作人员的协作,同时也已经恢复正常运行。

上海港的工作人员可以获得相应的保障。

对那些在上海港工作的人员来说,他们能够提供24小时的抗原检测证明或核酸证明,他们就可以正常出入上海港。因为上海港也在进行静态管理,这就意味着上海港的工作进度可能会稍微慢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上海港已经完全隔离。

相关工作人员需要尽可能减少外出的频率。

有些在上海港工作的人员必须频繁外出,对于此类工作人员来说,他们需要每天定时进行核酸检测。对那些文员工作来说,很多人其实可以通过居家办公的方式来完成相应工作。在非必要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尽可能减少和外界的接触,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减缓新冠疫情的传播速度,进而抗击新冠疫情。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0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c)2015-2030 版权©七七商网 77b2b.com版权所有

赣ICP备2021011510号-15